这里有一个逻辑是,我们早已熟悉各种网络的陷阱,可以下意识地避开诱导下载和安装的套路,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哪些权限是这个软件压根就不需要的,比如一个拍照软件为什么要获取我的地理位置信息?为什么要获取我的通讯录等。就像一些行业的潜规则一样,内部的人可能觉得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但是传到外部人群中就会显得非常的不得了。这些所谓惯用手段,本是圈子内的潜规则,现在却用到了圈子外,中老年的用户不懂互联网公司对他们玩的这些套路,这是一种降维打击。

循着资本的嗅觉,互联网中介不像是颠覆者而是套利者。以爱屋吉屋为例,“‘干掉链家,颠覆整个中介行业’只是个噱头”,在行业资深人士,薜荔房互机构创始人,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院长相国良看来:“爱屋吉屋不是一家为了改造行业而创立的企业,采用的不过是高薪高提成挖来经纪人、低佣金亏损补贴购房者所谓‘O2O创新模式’,这种操作手法和模式与赚钱后就快速卖掉的资本运作逻辑一脉相承。”